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七弦【博晴】引-壹

今天,哦好吧好像是昨天终于考研结束啦~\(≧▽≦)/~

考得好不好我不管了【喂

然后之前一直挂墙上的债还是要还的……

就是抽到灯姐的点文神马的√

说好的是开车的,但是因为微博上的胖友点了个双向单箭头导致了发车有点点困难_(:з」∠)_

然后某安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司机xxx

于是决定开个小连载把前因后果写一下,顺便我很喜欢双向单箭头这种设定啊,点直球的小伙伴只好和你说对不起啦【土下座】

看标题就知道几回完结了,更新不定时(大概)

今天安娜的废话真是异常的的呢呵呵呵→_→

人设基本来自游戏有参考小说,某关键剧情来源电影《阴阳师》……

【以上】


==============================================


琴有七弦,人有七情,罪有七宗。

——题记

 

源博雅醒来的时候并不知道究竟今夕何夕,支起身子坐起来,摁了摁还隐隐发疼的额角,摇着头睁眼打量自己所处的地方是晴明的神社方才松了口气,想着自己大抵是睡了很久才会这样身子乏力吧,可是……睡了很久?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事一般站起身子,在一阵眩晕中低头端详了自己的双手与双脚——“我,还活着?”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握了拳又松开的双手。呢喃着,身边的纸门便被“哗”地拉开,霎时冲进房里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外加一只小白狗。

“博雅!”神乐一进来便扑过来抱住了博雅的腰,刚刚醒来身体尚且虚弱的博雅微微一晃还是稳稳地接住了神乐——自从搬来这里后从未表现出如此亲昵的,自己的妹妹。他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感到高兴,反手拍了拍抱住自己的神乐,博雅抬眼带着一些不解地望向那只是堪堪站在刚进门处的白衣阴阳师。

“你……终于醒了。”安倍晴明那一向白皙如玉的脸上带着少见的倦容,一向精明如狐狸般的那双眼底泛着即使是刚刚醒来的博雅也能显而易见的乌青。他的声音里带着些喑哑,与他的神色一般显出疲倦的气息,这是博雅所没有见过的晴明,以至于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看着这阴阳师摇曳的神情恍然似的地点了下头。

而后晴明暂且退了出去,说是要将时间留给他们两兄妹……

兄妹?所以神乐是想起了自己吗?在那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无数的问题在源博雅一向单向思维的脑子里盘旋,让他本就还带着微微头晕的脑子更疼了几分。

“博雅,”神乐扶着博雅坐下,自己也伏膝坐在一旁,“你不要怪晴明啊,他为了泰山府君祭已经几乎耗尽灵力,这七天里也硬是要守着你几乎没有睡……我和小白刚刚才把他劝去休息了,结果你就醒过来了……”

“我、我没有怪他啊?”博雅一边暗道一声冤枉,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后脑勺,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刚刚站在门口的晴明竟然是没有着往日里的鹤纹狩衣而穿着一袭白色睡衣的模样——几日没睡,难怪是那样的疲倦。

“等等,泰山府君祭?”信息量太大,博雅这才抓住了重点,睁大了眼睛看向神乐,“这么说,那时候我果然是死了咯。”他将自己的死讯宣布得那样的自然,眼神里连一点疑问的意思都没有,下一刻又笑着摇了摇头,“之前还说死了也不会无聊呢,结果还没和地府的那群家伙比试就又回来了。”看到这样的博雅神乐反而觉得心头踏实了几分,点了头,末了想了想又道:“其实,你现在的命,是八百比丘尼的。”

“八百比丘尼???”

 

那场战争的结局,不可谓不惨烈。

那是八岐大蛇被完全关进结界里前对晴明的拼死反扑,八首齐动间,虽然只有一首冲出了桎梏,却集尽了妖力——那一撞生生摧毁了那人坚实的肋骨与腰椎,一时间那个原本就着红衣的人就如一只断线的红色风筝飞了出去,甚至连那断了的连缀着他的线都是红的,如散了的珍珠项链一般洒了原本应该受这一击的晴明一头一脸。

“博雅!”他伸手,远够不及那被撞飞后狠狠落地的人儿的衣服一角,但他不能离开此地一步,几近完成的封印必须由他镇守在阵眼之处念咒发动。“八岐……大蛇!”他转头看着那被四周筑起的结界渐渐困住并压缩的大妖,眼底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杀意,“急急如律令!”他手下连画了数个五芒星,那并非是封印的咒语,而是召唤式神的——明明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妖怪,却在被召唤的瞬间获得了绝强的攻击与速度,纷纷扑向那还一次次撞向结界试图破阵而出的八岐大蛇,抓也要舔也罢,用着最简单而有效的方式将那不可一世的大妖伤害到遍体鳞伤。

“晴明……可以了……”在晴明身后为封印阵输送灵力的神乐轻轻地说道,声音里还带着些哽咽,晴明转头看那个撑伞的少女,原本就是红色的眼眸边还泛着泪光,“嗯。”晴明用力地闭了下眼的深深地点头,回首便抬手凭空飞速画起符来,一共九道,每一道都凝练着他碧蓝的灵力,完成的瞬间一并化为流光撞向那结界的四周,只一刹,那幽暗的山谷便亮得宛若明塔之顶一般,晃的人睁不开眼。

“不——”光芒中,妖兽的惨烈的嘶吼声并着那被画地为牢的女子绝望的叫声传来,晴明依旧闭着眼睛,眼眶酸涩却未曾落泪。

这样,算不算为你报仇了呢,博雅?他暗暗握紧了刚刚画完符还停在空中的手,想到自己竭尽全力却无法杀死这大妖只能将其封印,不禁悲从中来……

“喂,晴明大人,杀了我吧。”光芒褪去,那山谷中的庞然大物已然消失不见,小白恢复了原型和神乐一起走到了晴明的身边向博雅的尸体走去,身后传来落魄占卜师的声音,冷冽的,带着几分嘲讽。

“你走罢。”晴明走到了博雅身边,没有回头,挥了挥手散去了八百比丘尼身边的符咒后默默蹲了下去,“啊,博雅……我终究还是,害死你了吗?”他抬手抱起全身是血的源博雅,将脸埋进他已经没有心跳的胸膛,低语着,颤抖着,用尽全力却无法哭出来。

“小白警告你,不要再靠近了!”“八百比丘尼,你还想怎么样?”“呐,晴明大人,你现在不杀我可是会后悔的哦。”身后传来小白和神乐警惕的声音,晴明知道是重获自由的八百比丘尼走近了这里,“你是来嘲笑我的吗?”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数十步外的女人,她还和与自己相遇时一样,年轻、貌美,面上带着睿智的笑意,却无法再让人心生好感。

“我说了,您注定是要杀了我的,”她不紧不慢地开口,抬起了不再握着法杖的右手摁住了自己的胸口,“这一点,我从没有骗您。”她微微提高了音量,好似这样就能提升对面之人对自己的信任一般,“你走吧,虽然明知道杀不了你,但我已经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对你不利了……如果没有你……如果不是你试图复活八岐大蛇……博雅就不会……就不会……”说这话时晴明不自觉地抱紧了怀中那具正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他死死看着八百比丘尼,不禁心想如果拥有不死之身的人不是她而是源博雅就好了。

“那么,就把我的命给博雅先生吧。”像是看穿了安倍晴明此时的想法,八百比丘尼语出惊人,“什么?”异口同声的,小白与神乐同时吃了一惊,只有前一刻真的有此想法的晴明一时无言,不知是在认真思考八百比丘尼此言的真伪还是惊骇于她此时还能窥视人的思维。

半晌,他开口,用有些干涩而沙哑的声音道:“……泰山府君祭?”

 

TBC。




评论(1)
热度(30)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