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看尽三生何谓缘【百日方王D67】[红线の第一番外]下[完]

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没写清楚但是设定毕竟不是这篇文的问题就这样吧xxx

总算回到方王上来了我感动的【吐血】

这篇基本就是《红线》里方神消失的那一天的剧情了√

之后应该还会有啪啪啪的番外【喂

OOC依旧【土下座】

以上。


女子笑着摇了摇头,“我所看到地世界与你所看到的世界并不一样,如果要说地话,你所见到的的‘真实’只是我眼中少之又少的一部分,而月老遗族所见到的又是你所见到地一部分。”“所以?”方士谦并不是很在意自己所见到的世界与眼前这神神叨叨地女子眼里地世界有何异同,甚至不是很想去追究他与王杰希眼里地世界是不是大相径庭,现在的他只是想要一个答案,一个呼之欲出的结果。

“你有属于你的那份羁绊,而那份羁绊的确被缘所缠绕,”女子晃了晃她那只手指,百无聊赖般地下着结论,末了有很认真地问了一句,“懂吗?”

“我想我是明白你的意思的,”方士谦点了点头,“这与我最近所做的推测得出的结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哦?难道你就只是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而来找我地?”女子一挑眉,坐直了身子,看向方士谦的眼底带了几分探究的颜色,“我以为使者你听到我说这话会把我轰出去呢。”方式看着对面反而认真起来的女子有些无奈地笑笑,“并不会,”女子伸手端起桌上已放凉的茶颇为豪爽地喝了一大口、一抹嘴,“因为我知道你还有事有求于我。”

真是只狐狸。

方士谦看着对面的女子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还是开了口:“那么使者觉得我之前提供地内容,足够换取你更进一步地帮忙吗?”

“让我想想……方先生你得到的是灵王的点化,那么按那位大人地性子,你身上一定有一个‘契约’存在……”女子托着腮囔囔着方士谦并不能完全听懂地话语,思考的认真模样让方士谦无端地想起王杰希来。

杰希,现在在哪里,干什么呢?

他稍稍皱了眉头,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一整天没有和王杰希联系了,可是如果按照普通朋友的关系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是之前自己太骚扰对方了吧……

“方先生……方先生,你想找我帮你干什么呢?”“啊?”被女子地声音唤回时方士谦正兀自傻笑,回忆里浮现地无不是近日里自己有事没事纠缠王杰希的样子,呵,心动,自己居然就那样对人说出口了吗?

他苦笑着看向女子,女子了然的又问了一遍他刚刚的问题,“你想让我怎么进一步地帮你呢,方先生?”她问得很认真,显示出她作为使者的那份气度地同时也彰显着那并不明显的力量,方士谦咽了口并不存在的口水后开了口,“可以请您,帮我看看我和一个人的羁绊吗?”

电话铃恰如其分地响起,方士谦呆了呆后意识到这是他给王杰希设的特殊铃声,他很喜欢这首歌,甚至订了它作彩铃,“喂……”

“我以为今天过得是最平常不过的生活了,却没有想到过去的我从来没有点甜品的习惯。喂方士谦,我不管你今天不回短信回电话是干嘛去了,总之今天我点了份而提拉米苏,提拉米苏——你懂吗?”方士谦只是刚刚接起来,王杰希的话便像不需要喘气一样通过电流传入他的耳朵、神经、脑海……

“*风无相,梦无痕,犹豫不决憾一生。”对面的女人悠悠地喝了口茶,笑道。

方士谦不知道究竟是被王杰希还是那女子吓的,手一抖按了电话,“你……我……”

“方先生并不用太在意一切时缘或者劫,既然是那位大人地意思,那么一切冥冥之中便是安排好的,只等你功德圆满地那一日一切都会明了的。”女子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摇了摇头,“但倘若你真的想知道,萧某也……”

“谢谢不过我想不需要了。”方士谦站起身朝女子鞠了个躬,“无功不受禄,我并当不起这声谢,只得祝方先生早日功德圆满了。”女子摇了摇头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又朝方士谦点了点头。

“那方某就告辞了,改日……”方士谦将手机揣回兜里后择着话语告别,那女子倒也是通人心的,挥了挥手,“来日方先生若是功德圆满,我们必然有缘再见。”方士谦便也闭了口暗自叹了口气,离开了那女子的家。

“提拉米苏……希望可以赶得上吧。”


End。


评论
热度(11)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