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看尽三生何谓缘【百日方王D65】[红线の第一番外]上

不是啪啪啪,有点长等等我……

有点玩脱了,所以要分上中下了QAQ

上里面杰希没出场and除了正文出现过的女人又出现一个原创女不喜误入【写原创角色都是女的怪我咯

女人们都不是杰希也都不怎么重要只是铺垫和拉剧情的√

本篇是方神中心的嗯但是必须是方王啊w

OOC继续虽然还没到最OOC的地方【喂

以上。



“我以为您不会来找我呢,方先生。”打开门的女子看到门口的方士谦时明显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随即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请进罢。”

方士谦并没有太过在意女子的神态变化,只是在女子拉开门的时候微微皱了眉——原本只开了一条地门缝被女子向后拉了开,正显露出她只披了一件浴衣地身姿来,她挠了挠散乱地头发做了个“请”的动作让方士谦进了门,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跑进房里去换了衣服出来。

 

“那么,”再回到客厅时女子换上了一套家居服,十分随意的架着二郎腿窝在沙发里端着茶杯,眼镜被水汽雾了一遍又一遍,而她仍旧那么不厌其烦不紧不慢地吹着被子里的热茶,“方先生忽然来访是意识到了什么事吗?”

“不算是意识到了什么,只是想请您帮忙确定……”“别别——”女子没有抬眼,却伸出一只手制止了方士谦的话语,“我可担不起那个‘您’字,到了这现世凡尘地,我们大家都一样是小小的普通人罢了,呼。”她说这话后便喝了一大口热茶,然后猛烈地咳嗽起来,“咳,所以方先生不妨按照人类的套路来办事,比较方便。”“人类的套路,你是指?”“交易,或者说是等价交换,”女子将杯子放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士谦,“用我不知道地来换我知道的,可好?”

方士谦看着女子隔着镜面那微微眯着的眼睛,莫名地觉得有些不愉快,然而有求于人却是真的,只得叹了口气。

“我是三生石的化生这件事,想必使者你是知道的。”方士谦看了女子一眼后,低垂下眼帘将目光落在交叉在腿间地双手上。

 

忘川畔每天都有很多人或者说是鬼来来往往,正常应该是来多少往得少的,毕竟是去投胎的必经之地,但无奈总是有那么些个丰都城的鬼家小姐喜欢来我这求姻缘,于是便成了来得多往得也多地方了。

可是姻缘是什么呢?

我知道女娲在我身上予了三生诀,藏了姻缘线,却不知道什么是缘……原本我就是个不告不理地民事法庭,没人看没人问得时候不会去翻谁的三生来看,但是被求得多了,神思里自然也就存了几分疑惑,于是学会了自个儿捏三生诀去看现世那些人们纷纷扰扰的前世今生了,当然还有来生。

可是愈看我便愈是不明白,为什么通过我明明可以看透三生地一切,大多数地来往者所求的却只是“情”之一字呢?那种东西难道不是该归月下老儿管的吗,为何又求到我这来了呢,总不能说因为他们都是鬼我这儿方便就来我这吧,鬼王的闺女儿难道还搭不上一趟去天庭地顺风云不成?

而且缘这种事,难道不是你看或者不看都在那里,不近不远的吗?

这么想着的我有一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客人,那也是个鬼女,但灵魂的感觉与等待转世的魂或是丰都里天生的鬼都不一样。

她问了前世后就那么静静地站在我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或者说是透过我看着她的前世,我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身份,但她的时光似乎特别的漫长,漫长到她在我的面前立了三天就为了一遍遍看她的前世……当然期间有别的活的时候我还是该干嘛干嘛的。

三天后她突然跪坐在我身边,枕着我,我以为她要哭——毕竟孟姜女来我这地时候也是这么个姿势,但是她没有,她又那么静静地倚着我过了一夜,然后在破晓后忘川河畔地彼岸花陆续绽放时起了身居高临下地瞧着我。

“你知道情是什么吗?”那是她除了问前世外第一次开口,口气里带着淡漠,“你知道缘是什么吗?”那时的我岁有神思但是无法回答她,“你应该知道的罢。”她这么说着,我却不能回答她不知道。

“告诉我吧。”她地语气突然软下来,轻叹一样,她抬手按在我头上,然后原本还在缓慢流淌的她地过去突然消失不见了……

 

TBC。

评论
热度(12)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