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今夜无人入睡【百日方王D63】19

祝我明天能完掉这篇好吗TVT

这回杰希没啥戏份but方神醋了嗯→_→

先默哀无辜的许副然后我必须说明我雷王许!

反正就是柏清也要默哀xxx

写几个C得不明显的角色还OOC我也是醉了_(:з」∠)_

以上。


19

“哟哟这不是师父吗~”袁柏清摸到方士谦的座位边上,一副适逢得见地表情招呼他,“刚刚已经打过招呼了啊,柏清。”方士谦目不斜视地看着台上,手上还一边和观众们一起鼓着掌。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样大摇大摆的在台下晃悠真的没问题吗?”方士谦手上的动作没停,微微侧目抬眼来看站在身旁的袁柏清,这时才注意到人身后还有一位正苦笑着看着自己。

“哎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方士谦这回倒是停了手却也没有站起来,“托我的福你今晚是没上过台地呢!”

“师父你……”袁柏清咬着嘴唇一副痛苦的表情看着方士谦,明明是居高临下,却被气得不清。“哦看把你气得,嘴都要歪啦,没事没事哈,以后机会还多得嘛~”方士谦眯着眼睛笑的狡黠,袁柏清却是气得脸色都要同顶上地彩灯般又红又紫了。

“哦天呐,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师父!”虽然人声嘈杂,但苦于正身处观众席,袁柏清与方士谦的交谈依旧是压低了声音的,这使得袁柏清哭天喊地般的感叹显得相当的无力。

“这要问你为什么出生得比我迟啊。”方士谦相当无所谓地耸耸肩,并没有告诉袁柏清从他和自己打招呼开始他就控制了边上人地感官——毕竟他就是这么从后台混到观众席的,相当轻车熟路。

“抱歉要打扰你们的谈话了,但要说的话,前辈应该是比柏清修炼得久才是吧。”袁柏清身后的许斌开了腔,耸肩摊手地样子一点都不符合他副团长的身份。

“嘿,刚刚就想问你了柏清,这是谁?”方士谦温和的朝许斌笑了笑,那弯着的眼睛却像是把阿拉伯弯刀让许斌觉得自己不仅被看透了还挨了一下。

“哎哎,这不就是您走了以后团长的新副手么!他叫……”“许斌,我叫许斌。”许斌直觉气氛不大对便赶忙接了话,自我介绍呃同时伸出手去,“是日月潮汐间诞生的海妖。”

“啊原来微草的新副手是个海妖哦~”方士谦的重音不知道落在哪里,只是微微的仰起下巴朝许斌一点,没有去握他的手。

“要说我比柏清修炼的久也是真话,但我们微草的万物生而为妖,所以出生便代表修炼的开始……”方士谦近乎是用鼻孔看着许斌淡淡地解释着的,“但那样也留下了弊端,就是所谓的诅咒,同样是微草之妖生而有之的,但并不是微草的所有人一开始都知道这点……”他说这话时目光偏向了正黯淡下去的舞台,魔术师退场的时候还带着点不真切的星芒,“但是历代微草之主都是,受诅咒影响最大的存在,所有他们不得不去了解并想办法解除这不知由来地诅咒。”


TBC。

评论
热度(10)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