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今夜无人入睡【百日方王D61】17

还没有完结怪我【土下座】

想换个角度解释东西结果感觉自己在刷袁许,不喜误入!

因为小队长的设定是狐妖所以作弊起来得心应手哦xxx

OOC依旧外加感觉和大家理解的薄情和磨王都不大一样所以看看就好……

以上。


17

幕布未曾落下,却给微草的团员们一种再次被打开的感觉。观众们的动作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王杰希与方士谦也回到了魔术师与互动者的占位……

但是关系早就变了啊,你这个托儿!袁柏清无力地腹诽着台上那个配合着魔术师的动作而惊异或是大笑的男人,满心都是被抢了活计的怨念。

“嘿柏清,你有没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的?”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让袁柏清肩膀轻轻一跳,转过头来看着许斌别了别嘴角,“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啊,副团长。”“哦那大概是我杞人忧天了,”许斌无奈的笑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还以为你被抢了活计不开心呢。”

“嘛,真不愧是副团长啊,”袁柏清勾起嘴角摇了摇头,“修炼的时间长果然会更懂人心吗?”许斌有些奇怪的看了袁柏清一眼,“什么意思?”

“哎哎看来还是太高估你了啊,我是说我的确不大高兴啦!”袁柏清看着许斌又看了看尚且在台上互动的两人,不觉气短,“哦不我是说,修炼的时间长是怎么回事?”许斌有些认真的看着袁柏清,那副认真的表情让袁柏清不自觉的想起团长来。

“咿……果然还是副团长么,”咂了咂嘴后袁柏清对许斌摊了摊手,“你不是出生微草的妖所以不知道啊,别看咱都化了人形行走在这尘世,但其实我修炼的时间可能只有你的一半多个几十年吧。”

“是吗……”许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可是这和通人心没什么关系吧?”许斌有些为难似的皱了眉,“因为我们和人类接触的时间其实相差得并不多啊,我从海里出来后不久就遇到你们了不是吗。”

“也可以这么说啦,但是还有些别的因素影响……”说到这袁柏清的话语戛然而止,虽然许斌已经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了,但有些话仍旧不适合和他讲,“那个人……是你的师父吧?”许斌大概是察觉到了袁柏清态度的变化,自觉岔开了话题,“对。”袁柏清点了点头,将目光落在台上——方士谦正取代刚刚自主“逃生”的魔术师被关进铁处女中,魔术师眯着眼睛低声地与台下交流,那声音的波动像是有魔力般激起全场的热情……

“那为什么一开始谁都没有认出他来?”

“啊,真不愧是师父啊,团长居然那么投入。”袁柏清没有回答许斌的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台上。

“哦杰希,不可以作弊啊~”门被关上的瞬间那轻轻的耳语传入耳朵里,带着点笑意,尚未转过头重新面对观众的魔术师的手一抖,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红色。

 

TBC。


评论
热度(8)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