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今夜无人入睡【百日方王D54】10

继续拖着吧_(:з」∠)_

看不懂那些个哑谜的亲请在度娘上搜《图兰朵》这是脑洞来源w

心累累的有一种BE的即视感啊【别信

这个画风已经把OOC进行到一个境界了,外加我今天听了一个清唱剧画风愈发不对了【捂脸】

以上。


10

花瓣零零散散的落在方士谦的头上,那名字像是带着魔力一般瞬间将人定住,哑口无言。

“方士谦……前辈?”从一直负责道具的少年愣了愣,重复着那个名字,“师父?”那与他交谈的青年瞪大了眼睛,却是一副如梦方醒的样子。

“方神?”弄蛇的少女眨了眨眼睛与身边已经卸了妆的小丑对视,“那是谁……”从观众中试图走上台的副团长是唯一一个状况外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个诅咒早已失效了是吗。”方士谦笑了起来,抬手将落在头上的花瓣捻下,放到鼻尖轻嗅。

“哦魔术师,你可曾记得再见时我曾说过的那句话。”

“便是不记得了,又如何呢?”魔术师转过头,不去看那暗自神伤的医者。

“我问你,远行之人,是否在寻找你的归宿,”那医者的声音带着点颤,仰起头望着那帐篷顶上由魔力维持着的气色彩光,“我想你是找到了罢!”他长叹着说话,手中的花瓣落下却化为了荆棘绊住那副团长。

“那么再见了魔术师,只是我不敢许诺再也不见。”他重新平视前方,像很多年前那样抬手按着胸前向台下敬礼。

“哦天哪,师父居然捆住了许哥!”台后的袁柏清惊呼了一声,出现在台下,方士谦看向他的眼神像是一个笑话。

“嘿柏清,好久不见了。”他轻轻的笑起来,“才见面就要说再见真是……”

“谁允许你自说自话的说再见了。”魔术师的声音响起,帐篷里的气氛骤然变得奇怪起来,“你怀着希望与热血而来,所期盼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王杰希高昂而立,突兀得漂浮在帐篷中央的空中,身后所有的彩光都消失不见,只剩他一身的星芒破开混沌。

“啊魔术师,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是我的热血与希望,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你又如何不知道呢。”方士谦仰起头与空中的魔术师对视着,声音却失了激昂。

“求而不得,求而不得,我已经回答了你所有的问题,而你只需要回答最后那个问题罢了,有何困难。”王杰希的眉头微微颦起,愠怒的意味在空气中荡开。

“是你——”方士谦无力的笑了笑,“再没有别的了。”

 


TBC。




评论
热度(13)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