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相逢何必曾相识【于远】

我都忘了自己还有一篇可以混更的东西在这里了……

第一次写于远【大概?

看我那个马甲就知道我的心情了【深沉】

反正古风是用来隐藏文风的,虽然没嫁祸成功xxx

反正就是个混活动的小短文,被说字数够没有的我得表示一下——够了!

以上。


正♂副♂队♂同♂盟:

*本篇BY我本来想写双花来着的

 ——————————————————————————————

淅淅沥沥的一夜雨后,百花谷百花阵中那漫山遍野的花皆开了,姹紫嫣红的好不热闹。而那久未出关的百花谷谷主百花君,此时也开了阁门,三两步轻点间,身姿轻盈于飞花浮叶,最后堪堪落身于那一片山茶花中。

他自那花园小径上蜿蜒踱步,经了一路红粉花瓣,最后停在一株白色茶花前。那花正开得花团锦簇,却素得刺眼,百花君默默地看着那一株白花,抬手折了一枝低头眉闭眼轻嗅,末了,终是抬眉轻叹一声。

他转身的同时将那花团向身后一抛,离手的瞬间指尖内力轻运,刹那间那重瓣的花球儿便化作灰飞,于身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次日百花君的大弟子邹远便携着一封百花君留下的朱砂亲笔信,与那前夜里压着信封于他桌上的谷主扳指,默默地坐上了百花谷三代谷主的位置,号繁花君。

 

两年后,繁花君听闻百花君重出江湖之事,本是兴奋不已,却又闻这百花君重出江湖却入了霸图门中,顿时心血逆流,乱了气脉,差点儿便要走火入魔,只得闭了关修养。

再出关之时亦是一场雨后……

这邹远在谷主阁中恍恍惚惚了数日,堪堪想起前几日传话弟子照应自己近日里要出谷接人,掐指一算便知自己应是昨日午后要到万花阵外的百花谷口去接那蓝雨来的武者的。恍然之时却发现已是次日晨曦,便连身衣服都没换,匆匆忙忙学着他师父当年的样子,光着足踏花而去。

他穿过那旁人定不敢直入的万花阵抄起近道,想着将来那人同初代谷主般习得是狂花之术,性必狂傲。而自己这番冷落遗忘,怕是要出大事,莫把人气跑了,便又暗自加快了脚程。谁想他刚刚要过了那山茶花阵,却听得花后有破空裂帛之声,“呵”的一句便是残花漫天,让他真真个吃了一惊。

“谁在那里?”他止了脚步落回略显泥泞的小路上,抬手将纷乱的长发理向肩后,深吸了口气将暗器于指尖暗扣,便一步步向那花阵中走去。蜿蜒数十步后便看到了那一片狼藉的红色山茶花,以及那个手持重剑的男子。

邹远并没有故意隐藏自己,男子便也注意到了他来,停下剑就朝他大喊过来:“喂,你可是这百花谷的人?”被喝问之时邹远也没有停下脚步,依旧绕着那曲折的破阵之途,试图再靠近些让自己将不远处的男子看得清楚一些。

“是,我是百花谷,邹远。”邹远运了些真气与人对话,声音不大却切实入了耳,“哦,我是从蓝雨阁来的于锋。”得了肯定回答后于锋也就放下重剑,用传音回了话。

“慧剑于锋。”邹远轻声感叹一句,暗自带上了点笑容,还好,自己赶来接的人并没有就此离开,“你是百花谷谷主繁花君。”于锋也是丝毫不客气的陈述句,一语道穿邹远身份不说,还没有半个敬语。

“你倒是厉害,没人带路,便敢单闯这百花阵。”到了面前,邹远方才看清这人一身泥泞与落花,眉眼爽利却说不上有多少应有的狼狈样子,“我看百花谷的谷主更是厉害啊,”于锋却也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邹远一番,笑了起来,“居然光着脚穿着睡衣就来迎接贵客啦。”邹远愣了一愣,“哼”了一声转过脸去不看于锋,“你知道什么,当年师父便是这么和落花君相遇的呢……”

“哦?是这样的吗。”“对啊……”邹远的声音兀自小了去,却是不顾自己正满面羞红地,又对着一朵红艳的山茶出了神。于锋看着邹远转过头去脸红的样子,蓦然觉得好生可爱,又见他穿得单薄,就自包裹里解了件半长袍子上前给看着花儿出神的人披了上,轻声在邹远耳后道了句:“那我们便这么相识罢。”

 

FIN


评论(3)
热度(25)
  1. Fetter_Without正♂副♂队♂同♂盟 转载了此文字
    我都忘了自己还有一篇可以混更的东西在这里了…… 第一次写于远【大概? 看我那个马甲就知道我的心情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