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与XX同居的360天【八净】三

就……久违的更新一发

最近花式睡眠不足感觉写东西的手感也很不对_(:з」∠)_

本章八净不足我也很绝望但是故事才开始不能太急对不对x

还是想找个时间补一下设定,要不然很多事情说不清楚orz

cp瞩目!

人物属于大神OOC我的√

以上。


==============================================

 

女人回到了吧台的前面,只见八戒一脸抱歉地对自己摇了摇头,“他其实不怎么会喝酒啦,一下子就醉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也经常有这种情况啦,”女郎看到八戒那副过分谦和的样子心头一下子泄了气,勾起那饱满的红唇笑起来,“他又没发酒疯砸了店,你道什么歉呢。”

“嗯……其实算是我的错吧,”八戒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酒,探过身子扫了一眼店内的卡座——和吧台不同,雅座里的客人大多都有店里的姑娘专门倒酒陪酒的。“怎么,你还抢了他的女人不成?”“哈哈哈那哪能呢。”八戒立马笑了起来,“只是我跟他说之前我在这里有看到过一个和他前女友长得几分相似的姑娘,想带他来玩玩的,结果……她今天似乎并不在呢。”“哟,真是好兄弟啊,给他准备了这么个‘活动’呢,说说吧,看上了我们家哪位姑娘了,我送你们去雅座玩儿啊~”“问你这种事,不会不方便吗——毕竟你们不是,哎有绩效分红什么的……”八戒压低了声音,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来,“哎呀,客人你真的有来过我们店吗,我可是店长哦店长!”我和她们抢什么绩效啊。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不好意思啊店长桑!嗯……我想想,”一边双手合低眉顺眼地对店长道了个歉顺便与被自己按倒在吧台的悟净交换了一个眼色,再次露出了礼貌的微笑:“就是一个烫着茶色卷发的,眼睛有些这样——上挑的,看起来有些强势的女人啦,”说这话时他还用手指推了推眼镜后的眼角示意。“啊哈,那还就真的不好办了啊……”看到人推起的眼角,店长的眉间不经意的抽了抽停下了话头,“唔,怎么了吗?”八戒这时才煞有介事地喝起酒来,干了一整杯的苦啤后将空瓶向店长推过去,店长接过玻璃杯续上原本有几分退意的面上立马又堆砌起笑容来。

“怎么说呢,原本我们店上是有个顶强势还长得好的姑娘叫梨莎,可惜您朋友失恋得不是时候啊,早两天的话来我们这准没错,这不来迟了,没了。”店长将续上的啤酒放在八戒面前,然后撑着脸倚着吧台低头看正趴在吧台外侧的悟净,像是在观察自己这番“失恋迟了”的言论对对方的刺激如何。

“没了?跟男人跑了?”八戒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对方挑起悟净的长发在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绕儿,继续边喝酒边和店长聊天,“若是那样就好了,我反倒是有地方可以讨债了,梨莎那丫头可欠了我不少钱呢。”“那不会是……死了吧?”八戒压下嗓子顺带低下了点头,将自己的视线放到与店长差不多的位置,于是,他成功的在店长抬眼与自己四目或者说是三目相交的瞬间,捕捉到了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慌张,她匆匆地收回肆意玩弄悟净头发的手,划过并没有凌乱的鬓角,“什、什么啊……只是失踪了而已,”“失踪……吗?原来如此。那还真是可惜啊。”八戒歪了歪头对店长表示抱歉,“是啊,多好一个姑娘呢,这两天还有人来问呢。”

“诶,是常客先生们吗。”八戒又一次喝光了杯子里的酒,他的眼睛透过镜片流露出些许光亮来,咄咄地望着店长,与悟净那双自然含情的桃花眼不同,在店长眼里,他只是在对八卦起劲而已。“是啊是啊,有两、三个常客指名她呢。”“也有不是常客的人来问吗?”“有啊,比如人警,比如小哥你——们。”说着,店长还用涂着鲜艳指甲油的手指指了指八戒然后划了个圈指向了悟净,“唔……话说店长啊,”八戒顶了顶眼镜叹了口气靠近店长的耳边小声道:“一般只是失踪两天,人警就会跑来问话了吗?”“诶?”那店长听到八戒的话骤然睁大了眼睛,转向他有些惊恐地问道:“不、不会吗?”“嗯……以人警的效率来说,很难。”八戒摊手表示遗憾,那边的店长已然一副摊上大事了很头疼的表情揉起自己的眉头来。

“那,有没有什么以为没什么大不了或者以为没有关系而没和人警说的情报呢?”“这样说来……倒是藤先生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呢。”“藤先生是?”“一个和梨莎开始来上班的时间差不多开始来店里的客人,但是也经常在梨莎休假的日子来,也没怎么指名过梨莎……”

“同时出现,然后同时失踪吗?下次人警再来的话,我建议店长桑把这个告诉人警哦~”说着这话的时候,八戒已经架着悟净到了门口,零钱被压在玻璃杯下微微有些湿了,终于意识到的店长抬头看时,被架着走的人似乎正抬起一只手朝自己挥手道别。

 

“什么‘不怎么会喝酒’啦!明明是因为我比较熟这片才来的,为什么我才喝了一杯就必须倒下?”“因为悟净不擅长隐藏情绪啊。”白夜的霓虹灯照不到的街道上,八戒松开了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呼,”悟净站直了拍了拍自己因为站姿不堪而凌乱的外套,然后将手插回了口袋里,“把我按在吧台上,还算是有收获吧。”明明已经听了全程,他却很认真的看向八戒,像是要确认什么,“当然。”八戒看着眼前真的很不擅长情绪管理的人,抬手拨弄了一下他的额发与刘海,“做什么?”悟净几乎是在被碰到后反射性地退了半步,挑起眉来,“没什么,只是你刚刚趴久了头发有些乱。”被躲开的八戒没有半分意外,只是很正常地笑着转头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啧,你什么时候除了吃饭还管起别的来了。”

“一定要说的话,现在衣食住行除了住都是我在管的啊~”


TBC。


评论(2)
热度(11)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