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与xx同居的360天【八净】二

发现关联微博的时候下面的tag并没什么卵用,只好手动打上#八净##0921猪八戒生日快乐#……以及,八戒&花楠生日快乐啦!

之前说了今天肯定更新的,至于之后的更新时间就没这么稳定了,我不会告诉你我第一个案子到现在都还没写完【

cp瞩目!OOC有!请务必自行避雷_(:з」∠)_

本期主要内容是八戒空手用悟净套情报xxx

以上。

==============================================

 

“话说回来,你不是私家侦探吗,怎么连人警负责搜查的杀人事件都和你扯上关系了?”急匆匆穿过几条大街后,悟净才想到了事情的不对。八戒赋闲在家后不久,就开始了私家侦探的工作,一般就是帮街坊抓个宠物帮官员夫人查个外遇什么的,怎么今天会参与到这种看起来就很厉害的案件里呢。

“就是那个,”原本正想着怎么和悟净说明事件调查进展的八戒听到悟净的问题一顿,旋即苦笑着叹了口气:“因为警|督是我的熟人啊,他觉得这案子有蹊跷就找我帮忙了。”那个拉家常般的语气,仿佛一个才在长安定居几个月的人认识大唐警|督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一般,“哈??!”匆匆赶路的脚步停了下来,无视了惊得仿佛连额前的长发都抖了两抖的悟净,八戒看着终于停下来的人开了口:“案件发生了两天了,白夜那边人警已经去询问过了,梨莎当天下班时没有大醉也没和什么客人一起回去,你现在带我去西市还能得到什么不同的结果呢。”

“啊……哈?两天前?”刚刚那满屋子的血腥味居然是两天前留下的吗,下意识地回想起那屋子里的气味,悟净又一次皱起了眉头,好看的桃花眼也染上了一层阴霾,“因为是官方的案子,我本来还在纠结要不要和你讨论案情啊,”八戒说这话时明明一脸无奈的样子,“不过既然都被委托给我了,他肯定也想到了无论如何你都会知道的吧。”转眼却又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让悟净捉摸不透眼前的人究竟把自己放在了什么样的立场上。不过这么听来,那个警|督也是个很随便的人吧。要不然哪会把杀人案这么随意的丢给私家侦探来查啊。

不过,就算因此真的摊上什么事也无所谓吧,毕竟自己本来就是个混混啊,不惹事的混混还算什么混混呢!

“总之,都到这里了当然还是去白夜吧,就算没有线索还有酒呢。”想到这里,悟净啐了一口,拉着八戒就要往白夜走,“悟净你还没吃晚饭吧,”然而被拉住的人并没有跟着走,而是用一种过分认真的语气一字一顿的对转过头来一脸疑惑的人说教道:“空腹喝酒可不好啊。”末了,还露出一个与平日里无二的温和笑容,却看得人不寒而栗。

 

于是,在街角的面摊吃了一碗拉面后,两人终于,来到了梨莎工作的酒馆——白夜。

“嘿,俊俏的小哥儿,来点什么呢~”吧台后的女子看到先行推门进来的悟净便一边挥手一边“不经意”地扭动着妖娆的腰肢招揽人,悟净也很上道地一屁股在人面前的木椅子坐了下来,“一杯Bitter。”“两杯谢谢。”紧随其后的八戒拉开人身边的另一把椅子也坐了了下来对吧台后的女郎比了两根手指,附带一个特别礼貌而温柔的笑容。

“好,好的。”女郎浓妆的眼角闪过一抹惊艳,红唇一咧,一个转身间两杯啤酒被放在两人桌上,琥珀色之上酒花微荡,如那朝吧台外倚靠过来的女子的身姿一般,稀松平常却又充满魅力。

“哐”——“再来一杯”,其实因为看了现场而心情不大好的悟净挺想点些烈酒的,但是想到自己其实是陪八戒来查案的才点了没什么酒精度的啤酒,然而苦啤那缠绵唇齿间的苦味却暗暗刺激了他此时的不爽的内心,“嗨呀,两位小哥这么早就来泡吧,晚上怕是还有什么活动吧~”女郎麻利地为悟净添了酒,笑吟吟地继续趴在吧台边与两人聊骚。“说到晚上活动呢,”八戒的声音陡然一提,侧过脸靠近了吧台后的女郎,“不瞒你说哦,这家伙刚刚被甩了,与其说是来喝闷酒的不如说是想要来个移情别恋吧~”八戒那微微带笑的表情配合抬起只手半掩着耳语般的说话方式,让他这话只是出口便给人一种可信极了的感觉。听后酒吧女郎立马也露出一副了然中带着原来如此的表情,顺着八戒似笑非笑的目光瞥了两眼正大口“喝闷酒”的悟净,很快就对这个男人的失恋的设定深信不疑起来。

“小哥平日里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呢,要不要我找几个姑娘来陪你喝酒啊~”虽然八戒说话的方式是“耳语”没错,但他那个音量是明明白白能让悟净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话题核心的,然而这个话题走向在进来前八戒根本提都没提过,于是悟净只能强忍着腹诽本色出演——再次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哐”地把玻璃杯一放,看了那女郎一眼后低眉一笑,“嗝,好女人啊!”这带着点醉意的感叹句,究竟是在说他喜欢“好女人”呢还是在夸赞那吧台后的人儿,已然不得而知了,只是他这一声感叹后,吧台后的女人不自觉地做了一个捂心口般的动作“啊呀”了一声,忙不丁地超过他放下的酒杯,转身又去加酒了。

说来悟净本就生着一双招桃花的眼睛,此时他心情不悦,又喝了酒,眼底的些许潮气与酒吧本就不亮堂的光混杂在一起,影影绰绰地让他那一眼里平添许多分“深情”的意味,在人眼里便是一记十足的媚眼,生生砸得人的心跳快了两拍。

女郎回头来端了两杯酒,显然一杯是给自己的,她才刚刚决定要撩一撩这个在“失意”中显得过分帅气的男人,为自家的小店多拉些盈利,却看到那男人已经被同行者按着后脑勺压在了吧台上,哦不对,应该是那人醉倒了,他的同伴在试图唤醒他吧……啧,没想到来买醉的人这么不会喝酒啊,歹势。

 

TBC。

评论(1)
热度(8)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