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ter_Without

HE爱好者+严重CP洁癖=某快饿死的安娜【

全职本命叶橙,方王不拆不逆,吃林队和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双我。
另爱双花、喻黄、双鬼、林方、郑徐、韩张、乔高、卢刘、肖戴、于远可逆不可拆哼!

沉迷手游FGO长期日服,yys已a,mjj欢迎交流but不吃任何玉箫受~
又及,新入了锤基坑推荐较多请自行取舍关注_(:з」∠)_

会刷一些大众逆cp诸如恩闪/八净,因为某写东西后期一般不存在“无差”所以麻烦自觉不喜误入!不支持ky蟹蟹√

与xx同居的360天【八净】一

题目暂定【】

设定有点复杂之后会找机会发……

本来是一个在srb开播前就已经开的脑洞,想在srb期间连载的,但是实在是我不怎么擅长的(悬疑)类型,所以写一点要摸很久就拖到srb都完了才开始发_(:з」∠)_

为了给八戒庆生给发个开头吧,八戒生日当天肯定会更新一次的√

再后面要是能写的出来就会更啦【ntm

注意cp不接受任何拆逆ky,日常OOC预警,不喜勿入!

以上。

=============================================

 

长安,作为人与妖共生之国桃源乡的都城,拥有无论是人还是妖皆万国来朝的繁华白昼,也有无论是妖还是人都无法想象的亢长黑夜。

 

“……如果不说,肯定不会有人相信这里也是‘长安’吧,悟净。”说这话的男人生着一双深窝的碧色眼睛,却被一抹薄薄的镜面和微微的弧度掩去了几分凛冽的韵味,挺立的鼻尖下正挂着浅而暖的微笑,全身都散发着毫不似正要进入案发现场的悠闲气息。他一边给自己套上白色的手套,一边回头笑着跟身后的人打趣,而身后高挑的男人对上他那让人无可奈何的笑容后木木地“哦”了一声,暗道一句“麻烦”,眼神却还是跟着那眼镜男转回去的身影向警戒线后的门里望去——那是对于他来说陌生又熟悉的场景——拥挤昏暗的客厅中,老旧白炽灯在天花板上半亮不亮地发散出暧昧而乏力的光,一眼就能望尽的房间尽头摆着一张大床,床边是不高不低的梳妆台,抽屉凌乱的拉开着……然而屋子里弥漫的不是他所熟悉的脂粉香气或是男女体液的味道,而是腥而黏稠的血的味道。血腥味的来源便是那张占据了大半房间的床铺,原本是单纯粉色的床单已然被几大滩血迹染出了奇怪的暗红色花式。虽然受害者的遗体已经在早先被人警带走了,但因了这奇怪的血迹,让悟净几乎能够想象那个女人是以一种怎样的姿势死在这张床上的。

这似乎是某位从事服务业的女子的居所,不知不觉走到了门前警戒线外的悟净在心里暗自确认了受害者的身份,真希望不是自己认识的女人啊。

“希望不是你认识的人。”一个冷而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将望着那张床发憷的悟净拉回了现实,“什么?”他眨了眨眼转头看向不知什么时候从警戒线那边躬身靠近了自己右耳边的男人,男人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悟净转过来的略带惊讶的目光,恢复了带笑的表情和与悟净面对面直立的姿势。

他用尚且带着白手套的手指了指那张刚刚被悟净“偷看”良久的床说:“死者是在西市白夜酒馆的陪酒女,名叫梨莎的人类女性,死因是失血过度,根据人警记录的第一现场,死者的四柱被绑在床的四角上,割开了大动脉,然后……”“够了,我知道了。”隔着警戒线的悟净狠狠地捶了一下门框,“怎么,真的是你认识的人?”男人笑容一滞面色严峻了起来,感受着面前人有些浮动的情绪,他赶忙拉开警戒线推着靠在门框上的悟净一起离开,一边朝门外正要冲过来拉开“破坏现场者”的人警们连声说着“不好意思”。

 

“倒不认识,只是……”被拉到不远处地台阶下坐下的悟净叼起了一根烟,“这样对待一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他点上烟,默默闭上眼睛,眉头皱得很紧,像是在回忆什么,又或者是在想象着什么……终于,他在这样默默无闻一口口地抽完那根烟并把烟蒂摁灭在台阶上后,起身朝向一直默默站在身后的眼镜男,“喂,八戒,果然我还是没办法原谅这个伤害女人的坏男人啊。”

“还没有确定犯人是男人还是女人的。”被唤作八戒的男子笑了笑,指出了悟净话中的不严谨。

“那就人渣吧,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人渣。”“好的好的,我一定会找出犯人的。”看着眼前咬牙切齿的悟净,八戒点着头还不禁想要提醒一下对方只是个回家时碰到自己要出门得知了回家也没饭吃的事实而顺路出门觅食的“无关人士”。

“啧,什么你的我的,不是都一样吗,走吧去西市,酒馆的话我比较熟。”原本对八戒的工作很少表示关心的悟净突然就自告奋勇了起来,两步跃下台阶便向西市的方向走去,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小跑几步跟上来的人的脸上正挂着无端苦笑。

 

TBC。

评论(4)
热度(13)

© Fetter_Without | Powered by LOFTER